贫女

自小生长在蓬门,
不依显贵不依亲。
愿撑双肩担日月,
不描两眉事权臣。

从早到晚勤劳作,
自冬经夏挣青春。
苦尽难来还可受,
恶运不该传儿身。

教育部门漫倾诉,
人民警察猛相侵。
制度不公民随欺,
青天何时降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