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今日李鹏的吊倒!

华中华南水涛涛,
三峡三门泥昭昭。
千年不遇年年遇, 
万分难逃分分逃。

花花子弹开富贵,
幽幽坦克乐逍遥。
只想屁民任尔欺,
岂知阎王油锅熬。

【1】三峡大坝为李家所建
【2】千年不遇的大水三峡工程以后年年遇到
【3】 恶贯满盈却逃脱人民的制裁
【4】开花子弹

笑今日李鹏的吊倒!
笑今日李鹏的吊倒!

武汉三镇及下游遭水淹有感!

三峡九州魂, 生态古来醇。
自从大池起, 万里起风云。

一绝扬子豚, 再发秀水震。
三枯洞庭水, 四引大船沉。

巨轮难上朔,人文不留存。
妖云随风起,化雨淹三镇。

移民流配走,言家云泥深。
不敢多一字,白发泪沾襟。

坤德虽厚重,难经弱水沉。
山脉终将裂,几省添新坟?

李冰都江堰,大禹河流分。
千秋多桀变,世代人为本。

自然天多佑, 苦索灾难频。
汤汤中华水, 流进一家门。

July 8, 2016

019381206_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