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霾等风来

三军依仗全开,衙署宫娥成排。
豪车鱼贯进出,灯名火亮南海。

高官委员开会,决心治理雾霾。
各路诸侯蜂拥,齐向中央表白。
 
上天姮娥看了,入水潜艇深埋。
四万万钱砸下,何惧小小雾霾!
 
王叔炼钢怀莱,刘姨开山煤海。
月月筑坝长江,工老发电秦淮。
 
个个树大根深,家家红旗血脉。
一招处理不慎,中央可能跨台。
 
连番运筹之下,核心不再徘徊。
开会就是胜利,层层传党关爱。
 
已定昭君出塞,哄得单于开怀。
胡王身心舒泰,定送大汉风来。
xiachedan
2-5 wum wuwu

小桃红 鹤乡

苏子听江忘营营,蓬莱几万重!三千弱水已成空。鹤青童,也歌也舞吉海中。曾伴子微,飞过江陵,与白共长鲸。

小桃红 鹤乡
取材于苏轼临江仙,水龙吟,及Georgia海峡海景

he

临江仙·夜归临皋 ·苏东坡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水龙吟 苏东坡

昔谢自然欲过海求师蓬莱,至海中,或谓自然,“蓬莱隔弱水三十万里,不可到。天台有司马子微,身居赤域,名在绛阙,可往从之。”自然乃还,受道于子微,白日仙去。子微著《坐忘论》七篇,《枢》一篇,年百余。将终,谓弟子曰:“吾居玉霄峰,东望蓬莱,尝有真灵降焉。今为东海青童君所召。”乃蝉脱而去。其后,李太白作《大鹏赋》云:“尝见子微于江陵,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元丰七年冬,余过临淮,而湛然先生梁公在焉。童颜清澈,如二三十许人,然人亦有自少见之者。善吹铁笛,嘹然有穿云裂石之声。乃作《水龙吟》一首,记子微、太白之事,倚其声而歌之。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人间自有,赤城居士,龙蟠凤举。清净无为,坐忘遗照,八篇奇语。向玉霄东望,蓬莱晻霭,有云驾、骖风驭。

行尽九州四海,笑纷纷、落花飞絮。临江一见,谪仙风采,无言心许。八表神游,浩然相对,酒酣箕踞。待垂天赋就,骑鲸路稳,约相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