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

奉苏入朝暗使权,
鸭绿江畔白水寒。
只身肉体赴弹雨,
单衣炒面卧雪山。

省衙署衙庆歌舞,
村寨乡寨缺丁男。
五代远离文明国,
三世驱民七十年。

2016-11-29

我出生在200来人的小村子,记得回国的志愿军就有3个,还有没有没有回来的,就不知道了。太早了。后来看朝鲜战争纪实,才知道志愿军是很仓促上阵的,刚开始冻死的人比被打死的还要多。李奇微的现代战争把志愿军打得连美国军人都不愿意看了。

本来不想涉及近代史,可看到朝鲜战争解密的电影,实在无法忍受。将来会慢慢多写一些朝鲜战争的诗句。为了被忘却的纪念。也想趁我们还能认识几个老兵。拾起我们这一代的责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